輕鬆制服熊孩子的星座

lindbhth
帖子: 756
注册时间: 周二 11月 14, 2017 12:50 pm

輕鬆制服熊孩子的星座

帖子lindbhth » 周二 4月 17, 2018 9:51 am

第一名:巨蟹座
制服竅門:散發強大的母性氣場,讓熊孩子有種找到組織找到「娘」的錯覺。
巨蟹座的人,無論男女都很溫柔。他們善解人意,哪怕對方是懵懵懂懂的熊孩子,在他們眼中也是值得憐愛並駐足傾聽的小小生命。同時,由於能夠設身處地為他人著想,能站在對方的立場上思考問題,所以哪怕熊孩子犯了錯、惹了亂子,在巨蟹眼中也是可以理解並原諒的。打翻東西?沒關系,小孩子的手不穩;到處亂畫?那是因為沒人給他耐心講道理,讓他知道那些東西的重要性;在公共場合嗚嗷亂叫?孩子嘛,不懂控制自己的情緒,也不知道公共場合和自家有什麼不同……就這樣,熊孩子的各種行為,在巨蟹這兒都是值得諒解的。而熊孩子自己的能量再強,遇到了巨蟹這種鋪天蓋地播撒溫柔的類型,終究也會繳械投降——畢竟很多時候,小孩子搗亂是為了吸引大人的注意力,倘若真有人會立刻被他們吸引,拉著他們的手好聲好氣地和他們說話,「熊孩子」也就不會「熊」下去了!徵信社

第二名:寶瓶座
制服竅門:古靈精怪,能迅速摸到熊孩子的命脈後找到克制他們的巧妙招數。
在應對「熊孩子」時,寶瓶座的人也從不會吝惜自己的耐心。然而與巨蟹的溫柔寬容不同,寶瓶的「耐心」可以說完全來自於另一個方向:他們會仔細觀察熊孩子,研究他們的行為和語言,興致勃勃地推測這些招人煩的舉動背後的動機,以及熊孩子們真正的渴望……然後恰到好處地打擊熊孩子最在意的某個方面。舉例來說,當熊孩子纏過來,死乞白賴地非要玩你的電腦時,很多人的反應不外乎以下三種:直接認輸並把電腦的控制權讓給熊孩子、呼叫熊孩子的爸媽來帶走熊孩子、果斷拒絕熊孩子(並導致對方撒潑打滾假哭等等)。但寶瓶則很有可能饒有興趣地和熊孩子展開如下對話:你要用電腦做什麼啊?哦,想看動畫片。可動畫片有什麼好看的!小屁孩兒才看那些,我們這樣的大人都看更有意思的東西……不信?那就和叔叔一起看吧——嗯,不久後多半就會聽到熊孩子因驚恐而聲嘶力竭的大哭。而大人趕到時,寶瓶會悄悄關上《電鋸驚魂》的視頻播放窗口……

第三名:天蠍座
制服竅門:利誘熊孩子!至於他們的家長會不會贊成,我就管不著了……
和前兩個星座相比,天蠍座的人在耐心方面的天賦顯然有所欠缺。在對付熊孩子時,他們更傾向於用最有效率的方式盡快結束「戰斗」。為了達到這一點,他們對熊孩子會在自己的承受范圍內有求必應。要好吃的?可以。給你一包薯片好不好?但你要到我的屋子外面去吃哦;想看看我的工作台上有什麼東西?可以。抱你上來看看,再給你這盒彩色鉛筆和一大摞白紙,你可以在上面隨便畫,等會兒再給你帶走,好不好?陽台上的瓷磚很干淨,你可以去那兒趴在地上畫,是不是比坐在桌子前面畫更有意思?——總之天蠍會很聰明地搶在熊孩子提出要求之前,先給出一個甚至幾個自己能夠接受的、滿足熊孩子好奇心的解決方案。並趁著熊孩子目不暇給的時候,迅速把他們的注意力以及活動范圍轉移到自己的「領地」之外。潛台詞是:你愛禍害誰就禍害去吧,離我遠點兒就成!

第四名:魔羯座
制服竅門:「尊重」是與人交往時無往不利的攻堅手段,哪怕對方是熊孩子,只要耐心足夠也是一樣。
魔羯座的人總是一板一眼,傳統但內心善良的他們,眼中是沒「熊孩子」和「普通孩子」的區別的,只存在「淘氣孩子」和「乖孩子」這倆概念——當我們稱一個孩子是「熊孩子」時,多半有打算放棄「治療」的怨氣,而「淘氣孩子」只是一種客觀描述,意思是這孩子還是能教育好的!沒錯,在魔羯看來,所有孩子都是應當受到教育的,如果孩子過分調皮,只能說明家長的教育理念有問題。當然啦,魔羯並不打算越俎代庖地去教育別人家的小孩,但當熊孩子的出現影響到自己的生活時,他們並不介意暫時代替父母來給這些熊孩子上上課。而這些教育既不是簡單粗暴的那種,比如揚起巴掌嚇唬一下,也不是「好好好你要什麼我買給你」的那種妥協,而是把熊孩子看作完全能夠與之平等對話、具有獨立思考能力的成年人,去一點一點從「事情為什麼應該如此」講起,到「為了達到如此目的又需要怎樣做」結束。不可否認的是,魔羯的「授課」還是有用的:少部分熊孩子被感化了,而大部分熊孩子……因為不耐煩聽那麼多而跑走禍害別人去了……

第五名:射手座
制服竅門:在別人眼中我也是熊孩子一枚,熊孩子之間自然有話好商量。
形容到射手座的人時,身邊親友的第一個詞大概會是「無厘頭」,而隨著「熊孩子」這個詞在網絡上的興起,很可能會有越來越多的人直接用它來描述自己身邊的射手。因為這個星座的人性格樂天,喜歡開玩笑,有時為了熱鬧或活躍氣氛,甚至會不分場合地出點小丑或是插科打諢,有時也會讓周圍人為此感到尷尬。當然,這些行為恰恰是他們童心未泯的表現。而也正因如此,射手才在熊孩子面前具有相當好的人緣。無論熊孩子的念頭是如何胡鬧,射手都會當真去聽,然後一本正經地給予「行」或「不行」的解答,然後將兩人的共識付諸實踐。哪怕熊孩子的某個念頭過分異想天開,射手也會在斷然拒絕之後,為表歉意而提供新的補償方案。假如有人詫異地問「你是怎麼收服這熊孩子的」,射手很可能會一頭霧水地回答「咦,有嗎?XX(熊孩子的小名)蠻可愛,我們玩得很開心啊」!

回到 “香港生活”

在线用户

用户浏览此论坛: 没有注册用户 和 1 访客